您好,欢迎来到“一带一路”工业和信息化数据库!
首页 > 特色成果库 > 行业报告 > 正文

巴中产业合作年投资机会——油气工业

2019-03-18 10:34:48   来源:华信研究院“一带一路”项目组   评论:0 点击:

2019年1月16日,中国和巴基斯坦同意将2019年定为“巴中产业合作年”。巴基斯坦计划发展部长巴赫蒂亚尔表示,在中巴经济走廊第八次联委会期间签署的产业合作谅解备忘录为促进巴纺织、石化、钢铁等重点产业发展提供了框架。双方同意将开普省的拉沙卡伊特殊经济区、旁遮普省的M3特殊经济区、信德省的塔贝吉特殊经济区作为优先发展对象,并加快特殊经济区的建设。其表示,巴基斯坦可能成为中国在不同产业领域投资的理想目的地,巴将继续为中国投资者在中巴经济走廊项目中的推进提供便利,并产生“拉动效应”。

一、巴基斯坦油气行业现状与趋势

1. 经济形势向好,能源短缺严重,消费过于依赖油气

巴基斯坦1947年建国以来,连续60多年经济平均增长率保持略低于5%,在发展中国家中成效显著。据世界银行统计,2016年巴基斯坦GDP为2836.6亿美元,增长率为5.74%,达到10年内最高水平。由于油价低迷,消费物价指数在2015年和2016年处于较低的4.5%和2.9%水平。经济总量大,增长率较快,这是巴基斯坦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

巴基斯坦国内能源短缺非常严重,石油、天然气、煤炭、电力等全方位短缺,已成为影响该国发展的最重要因素。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测算,2013年巴基斯坦因进口能源价格高企、国内燃料不足和供电中断所导致的经济损失约为GDP的2%-3%。巴基斯坦一次能源消费逐年增长,据《BP世界能源统计2018》数据,2017年巴基斯坦一次能源消费量达到8090万吨油当量,石油和天然气分别占36%和43%;其次是水电和煤炭,核电和可再生能源占比只有3%。2017年巴基斯坦一次能源总产量只有约4600万吨油当量,自给率约57%,其余43%的能源需要依赖进口,其中石油的消费缺口最大。

图1   巴基斯坦2017年能源消费结构

图2   2006-2017年巴基斯坦石油产量与消费量

数据来源:BP世界能源统计,2018

天然气消费缺口是近两年才出现的,主要因为该国天然气产量在2012年达到峰值后开始下降,但巴政府为改善国内电力供应紧张局面增加了燃气发电能力,使天然气消费需求持续增加,2014年开始出现较大的天然气供应缺口。2017年该国的天然气消费量为407亿立方米,产量为347亿立方米,国内供应缺口为60亿立方米。巴基斯坦国内煤炭产量无法满足消费需求,大约3/4的煤炭需要进口。由于各种燃料都严重短缺,巴基斯坦电力供应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有时甚至需要从邻国伊朗进口。这一局面随着2017年底卡西姆燃煤电站投入使用而扭转,但偷电、拖欠电费导致的停电事故仍较多。

图3   2006-2017年巴基斯坦天然气产量与消费量

图4   2006-2017年巴基斯坦煤炭产量与消费量

数据来源:BP世界能源统计,2018

2. 常规油气资源基础薄弱,页岩油气或有巨大潜力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2016年底的评价,巴基斯坦的石油证实储量为4亿桶,居全球第53位。埃尼公司2015年底的评价结果比该值低不少,仅为2.4亿桶。按照目前的产量水平计算,巴石油储采比在10年左右。根据《BP世界能源统计2018》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巴基斯坦的天然气证实储量为4000亿立方米,储采比为11年。巴基斯坦的油气资源主要集中在两个盆地,即西北部的博德瓦尔(Potwar)盆地和东南部的印度河盆地。

图5   巴基斯坦主要油气田分布

数据来源:USGS,2015

巴基斯坦可能有巨大的页岩油气资源潜力。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在2013年的评价,巴基斯坦的页岩气风险地质资源量为16.6万亿立方米,技术可采资源量约为3万亿立方米,居世界第14位;页岩油风险地质资源量为2270亿桶,技术可采资源量为91亿桶,居世界第8位。巴基斯坦的页岩油气资源主要位于东南部的下印度河盆地,主要有Sembar和Ranikot两套页岩层系。Sembar组页岩气风险地质资源量为15万亿立方米,技术可采资源量为2.9万亿立方米;页岩油风险地质资源量为1450亿桶,技术可采资源量为58亿桶。Ranikot组以页岩油为主,风险地质资源量为820亿桶,技术可采资源量为33亿桶;页岩气风险地质资源量为1.6万亿立方米,技术可采资源量为0.1万亿立方米。

2015年,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资助巴基斯坦进行页岩油气资源评价,在收集到的1611口井数据中,有1312口井钻遇过页岩层。评价结果认为,巴基斯坦的页岩气风险技术可采资源量为2.7万亿立方米;页岩油风险技术可采资源量为140亿桶。此次研究估测,巴基斯坦页岩水平井的钻完井成本在1000万~2000万美元;从纯技术的角度估算,页岩气成本约1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3. 油气对外依存度较高,进口主要倚重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

2015年以前,巴基斯坦的原油年产量稳中略增(参见图3),主要是靠新发现保持产量平稳。近年来,国际油价低迷致上游投资下降,2017年,巴基斯坦原油产量不足10万桶/日,消费量58.9万桶/日,对外依存度高达80%以上,进口来源主要是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天然气产量为34亿立方英尺/日,消费量39亿立方英尺/日。巴政府正在全球大量采购LNG,以弥补天然气供给不足。

据BMI Research估计,未来较长时期内,巴基斯坦经济发展对油气需求逐年加大,产量大幅增加的概率较低,油气净进口的状况不会有明显改善,预计进口量为14.7万桶/日。

图6   巴基斯坦原油进口来源变化

数据来源:HIS,2017

4. 炼化能力不足,油品供应短缺,亟需新建和升级炼厂

目前,巴基斯坦有6家炼厂,主要加工进口原油,总加工能力为39万桶/日。巴国内炼厂设施老旧,且效率低下,升级改造投资不足,加之频繁断电等问题,导致炼厂开工不足,严重影响油品供应。而且,大部分炼厂仅能炼制欧标Ⅱ的汽油和柴油,远远落后于中国和印度等新兴经济国家的油品质量,与当前市场的需求和环保要求严重不符。炼油产量不足需求量的一半,成品油对外依存度高达53.6%。2016财年,巴成品油净进口量增长12.3%,总进口量增长10.2%,主要进口油品为汽油、燃料油和LPG。阿联酋和科威特为其最大的两个成品油进口来源国,前者主要供应汽油和燃料油,后者供应轻油。阿曼也向巴供应汽油,荷兰、马来西亚向巴供应燃料油。2017财年,科威特与巴国家石油公司签订了燃料油和航空燃油购销合同,增加对巴成品油出口。

未来5-7年,巴基斯坦计划引进外国资本建立一些精炼厂,选址主要在俾路支、信德和旁遮普等省。这些项目一方面能弥补巴国内油品供应缺口,另一方面能激发炼化企业升级改造的动力。巴政府与阿布扎比合资的巴基斯坦-阿拉伯炼油厂公司(PARCO)将率先在俾路支省建立一座炼厂,预计耗资50亿美元,处理能力30万桶/日,同时生产化工产品。该项目的可行性研究工作已于2017年1月展开,预计2022年建成。巴基斯坦希望吸引外资在东部旁遮普省建立处理能力22.6万桶/日的炼厂。

据报道,中国将在瓜达尔建造处理能力4.5万桶/日的炼油厂,主要为往返于中国西部和瓜达尔港的运输卡车提供成品油,这是“中巴经济走廊”相关项目。2016年1月,中国石油寰球工程公司表达了在瓜达尔或开伯尔-普什图建设炼厂的意向。2017年4月,中国民营企业明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有意投资20亿美元,建设加工能力为20万桶/日的炼厂,目前处于初期讨论阶段,选址可能接近信德省原油进口港(卡西姆港),最终方案尚未确定。2017年7月,巴基斯坦KPOGCL公司称,将与中国杰瑞集团合作在科哈特建设炼厂,装置炼化能力1.2万桶/日,将耗资3亿美元,历时4年建设。

5. 油气管道完善但老化低效,LNG终端建设迎来发展机遇

相对于石油,巴国内近两年才出现天然气供应不足。虽然近年巴国内也有一些天然气发现,但规模很小,且尚未投产,因此在全球市场寻找天然气进口来源。目前,巴基斯坦主要从卡塔尔进口LNG,未来10年,巴基斯坦LNG进口速度将增加。

2015年,巴基斯坦在卡西姆港建成首个LNG再汽化终端,2016年2月,与卡塔尔签订了为期15年每年1800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供应合同。2016年7月,在卡西姆港建设第二个LNG终端的计划获批,将为该国新增2200亿立方英尺/年的天然气进口能力。第三个LNG终端正在计划中。另外,包括壳牌、道达尔、三菱、埃克森美孚等国际公司,以及巴基斯坦的Engro和Fatima公司对在巴海上建FSRU装置均感兴趣。

巴基斯坦国内油气管道等基础设施比较完善,除西北部俾路支省和北部巴控克什米尔之外,其他主要地区均有油气管道,但管道设施老化比较严重,效率较低。巴积极推进陆上输气管道项目,即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管道项目,设计输送能力为1.2万亿立方英尺/年。2015年底,该管道土库曼斯坦境内部分已正式开工建设。

6. 政局动荡安保低效,国际石油公司普遍持观望态度

巴基斯坦自1947年独立以来,政局始终动荡。2013年,谢里夫重返政坛,政府、最高法院和军方三方关系纷繁复杂。巴基斯坦97%的人口信仰伊斯兰教,但伊斯兰教内部教派林立,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逊尼派内部冲突不断。2007年以来,极端恐怖主义活动在巴基斯坦蔓延,国内安全形势逐步恶化,严重威胁着巴国内社会政治稳定,加之法制环境较差,政府效率不高,影响外资在巴投资信心。

当前,在巴基斯坦从事油气活动的公司主要有12家,包括巴基斯坦本国的公司和外国投资者。国有公司包括国内最大的勘探开发公司巴基斯坦油气开发公司(OGDCL)、巴基斯坦石油公司(PPL)、从事炼化和油品销售的巴基斯坦国家石油公司(Pakistan State Oil)。巴基斯坦政府拥有OGDCL的多数股份。天然气销售业务主要由Sui Southern Gas公司(SSGC)和Sui Northern Gas Pipelines(SNGP)公司负责。在该国作业的外国公司主要有意大利埃尼公司、奥地利OMV公司和英国图洛(Tullow)公司等。

巴基斯坦油气活动的主导者是巴基斯坦油气开发公司、巴基斯坦石油公司等国家石油公司。2014年批准的50个勘探区块授予8家公司,其中巴基斯坦油气开发公司获得29个,巴基斯坦石油公司得到10个。因为油价低迷、国家公司效率低下等原因,这些区块没有投入工作量。综合比较,巴基斯坦的油气投资环境在亚洲国家处于中下水平,当前国际石油公司对巴招标持谨慎态度。英国Premier Oil、图洛公司等有退出巴基斯坦的计划。OMV公司2015-2017年在巴基斯坦获两个非商业天然气发现,拥有5个气田和5个勘探许可,但整体收效甚微。OMV有意将投资向低成本、快回报的北海等区域转移,对巴基斯坦仍未完全丧失兴趣。

图7   2015年巴基斯坦各公司石油产量份额

图8   2015年巴基斯坦各公司天然气产量份额

数据来源:巴基斯坦石油与自然资源部

7. 巴政府积极振兴油气行业,油气合作政策积极向好

当前,巴基斯坦经济增长潜力和人口增长趋势将拉动能源需求。为弥补日益增大的供需缺口,巴政府加强治安管理,实施“国家行动计划”,恐袭事件已由2013年的2000多件,降到了2015年的1200件。随着国内经济形势好转,如果能大量吸引外资,提高国民就业率,有效改善治安,可望形成良性循环。从当前巴政府改革政策和未来发展趋势看,巴基斯坦的油气运营环境,尤其是上游环境有向好的趋势。

巴油气行业主管部门是联邦政府石油与自然资源部,石油天然气管理局主要负责管理油气中游和下游产业。巴基斯坦的法律法规比较完整,油气上游业主要法律是1948年的《油田(联邦控制)法》和1949年的《巴基斯坦石油(开采)法》。相关优惠政策包括:对在优先开发矿物或优先开发地区做促进性投资的企业,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将提供矿产开采的优惠政策;除矿区使用费外,地方没有额外税赋;外商投资企业在进口设备设施时享受5%的低关税;企业全部资本、利润以及红利允许汇回;外汇体制高度自由,货币可自由兑换;企业可以进口原油、燃料油和柴油;企业新建炼厂无需政府审批。

巴上游石油合同主要包括陆上矿税制和海上产品分成合同。两种合同条款的主要税费为矿区使用费、所得税和超额所得税。超额所得税是指,当油价超过40美元/桶后,随产量和油价增长滑动变化的税费,油价低于40美元/桶时不用缴纳此项费用,油价越高,产量越高,则缴纳比例越高。在当前相对较低油价下,投资巴基斯坦油气生产,能够获得较高的桶油利润。此外,巴基斯坦未对外国石油公司在本国新建炼厂、LNG接收站等设置准入门槛;不限制外国石油公司参与本国成品油市场销售,已有壳牌、道达尔和加德士等多家国际知名公司在巴开展成品油销售业务。

表1   近年来巴基斯坦油气政策变化

数据来源:BMI Research
 

二、中国油企投资巴基斯坦油气行业的机遇与风险

1. 投资机遇

中巴战略互助成为双方油气合作的重要基础

 

中巴经济发展均对能源有巨大需求,两国实施能源渠道多元化具有互补性基础,近年双方能源合作积极。中国连续4年位居巴第一大外资来源国,累计投资占巴全部外来投资近一半,特别是“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已成为巴基斯坦经济发展的新动力。而美国、英国和阿联酋等传统投资来源国对巴投资力度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中巴两国具有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是推动中巴油气全产业链合作的坚实基础。巴基斯坦青睐中国公司,并为中国公司在巴投资活动保驾护航。

图9   巴基斯坦外商投资情况

数据来源:巴基斯坦政府总理办公室投资委员会网站

“中巴经济走廊”框架下,在巴投资回报率较高

 

据国家能源局国际司与油气司提供的信息,在“中巴经济走廊”框架下,中巴双方在2014年成立了能源工作组,中国能源企业参与巴基斯坦能源合作可获得双方政府背书,能够通过与巴方谈判获得较高投资回报率。以建成投产的在巴电力项目为例,通过多轮谈判,巴政府承诺通过提高收购电价和优化回收条款等方式,保障中国电力企业自有资金投资回报率达到17%,远高于国内7%-8%的平均水平。国家能源局正在研究推动有关企业参与巴基斯坦油气合作,中巴能源工作组项下已成立油气工作组,拟参照电力工作组的成功经验,组织中国油企参与巴基斯坦能源合作。

巴政府推动改革,吸引外国油气投资者

 

巴基斯坦能源高度依赖进口且来源集中,国内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非常缺乏,严重制约巴基斯坦经济的稳定和发展。巴政府决心从油气供应端解决问题,近年来出台一系列政策,降低石油企业所得税,调高超额利润税起征门槛,提高天然气政府收购价格和井口价格,废除天然气设施建设延期支付政策,新建炼厂无需审批等。当前,国际石油公司对巴油气项目兴趣不大,主要因为国际油价较低,巴资源基础薄弱,无法实现稳定的规模效益。随着巴国内安全形势缓和,油价逐步回升,加之优惠政策,可能提升石油公司对在巴基斯坦项目的兴趣。

页岩油气勘探开发需要外部资金和技术支持

 

巴基斯坦页岩油气资源前景值得关注,这或许是未来巴国降低油气对外依存度的希望所在。美国、中国均参与了巴页岩油气资源评估。埃尼、OMV和图洛等公司均持有巴基斯坦勘探区块,显示对巴战略性投入倾向。未来,巴基斯坦页岩油气的进一步探明甚至商业性开发,需要政策激励支持,并要有适用技术和设备、管理作业队伍配套。巴基斯坦坐拥潜力资源,势将提供优惠政策,吸引外资和技术流入。因此,作为战略性选择,中国油气公司应关注并研究巴页岩油气投资切入点。

巴基斯坦LNG设施及管网建设加速发展

 

随着巴基斯坦天然气需求日益增长,大量LNG进口将持续较长一段时间,巴国内LNG终端和管网建设呈现加速之势。目前巴现有管网设施老旧,尤其是在乡村或偏远地区,改扩建需要资金支持。2017年4月,巴废除了延续多年的新建天然气管网设施项目延期支付的政策,预期可能带来国内管网设施投资大量增加,特别是人口密集且天然气产量较多的省份,例如俾路支、信德和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虽然壳牌、道达尔、三菱、埃克森美孚等国际公司以及巴基斯坦的Engro和Fatima公司对巴天然气产业投资仍持观望态度,但均表示对在巴海上建立FSRU装置有兴趣,因为成本相对低廉且灵活。

巴基斯坦有意吸引中国投资新建或升级改造炼厂

 

巴基斯坦成品油供应短缺,现有炼厂老旧低效、开工不足,精炼能力和品质无法满足消费需求,升级改造需求迫切。巴国内已实施的升级改造项目有效弥补了需求缺口,也刺激其他炼厂升级改造加速,更重要的是将吸引来自外部的炼化投资。巴政府与阿布扎比合资建设处理能力30万桶/日的炼厂将于2022年建成。中国将在瓜达尔港建造炼厂;杰瑞集团将在科哈特建立炼化能力1.2万桶/日的炼厂;中国寰球工程公司、明远集团均表达了在巴建立炼厂的意向。

2. 投资风险

政权更替,安全形势依然严峻

 

2018年7月28日,巴基斯坦大选结果公布,以伊姆兰汉为首的正义运动党取胜,伊姆兰汉成为巴基斯坦的新总理,预计政权稳定需要一个过渡期,虽然舆论普遍认为“巴铁”关系会保持延续,不排除具体事项的不确定性可能发生。此外,2017年以来,克什米尔局势再度紧张,阿富汗政局动荡影响外溢,国内宗教矛盾冲突、恐怖袭击事件频发,安全形势依然严峻,一旦发生恶性事件,有可能导致生产中断、设施毁损、人员伤亡,甚至项目终止,使投资者蒙受巨大损失。巴政府低效腐败等问题严重,也使国际投资者望而却步。

偿债压力较大,融资成本提高

 

巴基斯坦《财政责任和债务限制法案》规定,联邦政府债务/GDP的比率不准超过60%,但由于长期投资的不足,政府负债维持高位,实际水平已经超出法案规定。从2017年开始,巴基斯坦从巴黎俱乐部等国际组织获得的资金进入偿还期,政府债务压力将进一步增加。此外,通货膨胀预期将导致短期债务比例上升,随之抬高融资成本。

巴基斯坦金融市场制度缺失,当地货币卢比也不具备国际支付能力,国家美元储备有限。中国油气公司在海外很多国家的投资都曾遭遇外汇管制导致的资金回流损失。尽管当前中巴两国对外汇做出了央行供汇和快速兑换的约定,但并无落实细则。因此,在项目实际运营中,可能由于巴普通商业银行没有足额外汇,在实际交易中发生汇兑溢价风险。

巴油气行业发展存在结构性问题

 

巴基斯坦进口油源单一,几乎所有原油进口都来自于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进口来源过于集中,一旦遇到突发事件导致国内原油断供,国家社会经济生活各方面均可能受到严重影响。

在较低油价环境下,与自主勘探开发油气相比,巴基斯坦进口原油和油品的成本更有优势。页岩油气勘探开发成本高,现阶段更无优势可言,而且巴适用技术落后、专业技术人才不足、水资源缺乏等问题,将阻碍巴页岩油气勘探开发步伐。

另外,巴基斯坦电力供应严重短缺,即使在首都伊斯兰堡,每天也要限时断电,影响正常开工。加之当地生活习俗、宗教祷告活动等,导致实际工作时间短,劳动效率低下。


三、中国油企在巴基斯坦油气项目的投资方向与建议

借“中巴经济走廊”与“巴中产业合作年”建设契机,中国油气公司寻求与巴基斯坦战略互补的油气产业链投资方向,一方面可以巩固和拓宽油气来源渠道,另一方面将推动对巴工程承包、物资装备出口、劳务输出,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盘活国内石油公司资源,增加现金流来源,助力公司深层次结构调整。

1. 以投资新建炼厂为核心,打造成品油的全产业链一体化盈利模式

相比较振兴油气上游的漫长周期,巴基斯坦近期的当务之急是提升国内炼化能力和进口LNG的分销问题。鉴于在巴新建炼厂可能获得较高投资回报率,且巴政府在成品油销售及有关基础实施建设等方面对外国石油公司未设立准入门槛,中国的石油公司可借助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的资金支持,发挥炼油及化工建设的技术及人才优势,按照巴政府的规划,评估在俾路支、信德和旁遮普等省投资建设精炼厂的经济性和可行性。同时,参与巴成品油储库、运输网络以及销售网点等基础设施建设,力争打造成品油的全产业链一体化盈利模式,获取最大化利润。

中国油气公司在大型LNG接收站、长输管道、地下储气库等天然气储运设施方面均有成熟的技术和工程管理经验,可评估巴国天然气产业基础设施建设的可行性与经济性。在此基础上,逐步拓展与巴基斯坦在页岩油气勘探开发、石油贸易、工程服务等领域的一体化合作,这也有助于国内公司解决转型发展的问题。

2. 参与巴国油气资源评价,中长期战略性布局页岩油气勘探开发

从巴基斯坦Sembar组和Ranikot组页岩与中国和美国主要页岩区带的对比来看,首先,其主要指标与中国的涪陵页岩气田的相似性最高。其次,巴基斯坦地处印度板块与亚欧板块交界附近,地质构造情况复杂,跟中国的地质情况相似性更高(与美国相比),中国的经验以及相关技术和装备比美国的更适用于巴基斯坦页岩油气的勘探开发。再次,巴基斯坦页岩油气潜力区所在的地方人口密度小,但油气基础设施较完善,并靠近印度洋和港口,具有独特的地理优势。虽然目前巴基斯坦具体的页岩油气资源尚未明确,但资源潜力较大已获认可,比常规资源更具勘探开发价值,而且对巴基斯坦的能源供应有积极意义。目前,中国地质调查局正在巴基斯坦全境开展矿产资源潜力评价工作。

中国公司一方面可以积极利用地质调查局搭建的合作平台,参与巴国页岩油气的资源评价,另一方面可以利用在涪陵页岩气田成功实现商业开发的技术、设备和管理优势,结合国家的“一带一路”倡议和“中巴经济走廊”计划,向巴页岩油气区块战略性投资,参与巴页岩油气勘探开发工作。

3. 与巴政府联合投资,调高项目收益预期以平抑各类风险

虽然当前“一带一路”和“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如火如荼,但项目投资的风险客观存在。IHSMarkit咨询公司认为,巴基斯坦具有高政治风险,主要因素包括:军方干政、政治暗杀、恐怖袭击、巴印和巴阿冲突等。风险控制组织(Control Risk)对巴基斯坦的安全评级定为“高风险”(共有极高、高、中、低、微小五级),对联邦直辖部落地区、与开普省接壤地区以及除瓜达尔和中心地区以外的俾路支省,安全风险评级均定为“极高”。

建议对巴油气项目投资要与巴政府或国家石油公司合作,同时可以增加其他投资方。投资决策之前务必摸清目标区的安全形势。借鉴水电项目的谈判经验,用高于国内项目水平的收益率作为在巴投资勘探开发、炼化、LNG及管网建设项目的收益要求,以此平抑可能的安全形势、汇兑溢价、货币错配等风险。

4. 关注巴矿业政策法规,立足可持续发展,避免短期投机行为

为保证在巴基斯坦的投资活动顺利展开,需要认真地学习当地法律法规。建议在巴投资企业聘请当地法律顾问,增强与当地政府、官员、工会、劳工以及居民的有效沟通。巴基斯坦高素质的技术及管理人才资源短缺,中国公司可在当地提供相应的职业培训,积极承担必要的社会责任,帮助巴基斯坦实现长久发展。

关键字:

上一篇:推动PPP项目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
下一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俄罗斯产业结构与产业政策分析

分享到: 收藏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主办单位:电子工业出版社

地址:北京市万寿路南口金家村288号华信大厦

友情链接   中国一带一路网   一带一路数据库   电子工业出版社 电子工业出版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30724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