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一带一路”工业和信息化数据库!
首页 > 特色成果库 > 战略研究 > 正文

推进沿线国家“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的潜在风险

2018-07-31 08:50:07   来源:华信研究院“一带一路”项目组   评论:0 点击:

沿线国家良好的经济增长态势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创造了稳定的环境。但与此同时,伴随着全球货币政策的调整和国际贸易摩擦加剧,“一带一路”地区面临内外部矛盾交织、不确定性加大等潜在风险,对中资企业“走出去”构成一定挑战。

1、沿线许多国家的主权评级不高

多项研究表明,“一带一路”建设存在较大的资金缺口。很多发展中国家政治环境不稳,社会矛盾和制度问题根深蒂固,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管理经验不足。这些国家尽管对发展经济有强烈的愿望,对基础设施等领域的投资也有较大需求,但不具备充足的偿付能力,无法吸引足够的投资资金。
根据“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融资需要测算,将其与国家主权信用评级数据库进行对接、并剔除中国本身,得到了中国之外、发展中国家总体融资需求的信用分布情况。如果发展中国家的主权信用评级没有大的变化,则2020年的基建投资总体融资需求中,有16%来自于无评级国家,35%来自于投机级国家,只有50%来自于投资级国家。同时,2020年的基建投资总体融资缺口中,投资级国家占比更低,只有39%,剩下的六成都来自于投机级国家(44%)或者是无评级国家(18%)。


资料来源:徐奇渊 杨盼盼 肖立晟(2017)
图1 发展中国家基建投资:资金需求及其缺口的主权信用评级结构

2、部分国家政府债务风险高企

2008年金融危机后,主要发达经济体实施了超低利率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在全球流动性泛滥、资金寻求更高收益的背景下,大量过剩资金纷纷流向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导致其债务水平不断攀升。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三季度,全球债务水平已达到233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比重达到318%。其中,发达经济体债务水平达到171.8万亿美元,较2007年增长了1.2倍,占GDP比重为381.8%;新兴市场债务水平为61.1万亿美元,较2007年增长了2.9倍,占GDP比重为211.1%。新兴市场债务水平在过去10年内急剧扩张。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三季度,全球债务占GDP的比重达到321%的高点后,在世界经济复苏加快、中国及其他国家去杠杆等一系列因素的推动下,这一比例已连续四个季度出现下降,截至2017年三季度降至318%的水平,下降了3个百分点。其中,发达经济体这一比例的下降幅度更大,达到6个百分点;新兴市场这一比例则延续增长势头(尽管增速放缓),直到2017年二季度后才开始略有下降。这表明,新兴市场去杠杆进程是滞后于发达经济体的。


资料来源:IIF,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
图2 发达和新兴市场债务增长趋势比较

新兴市场债务攀升的情况在“一带一路”也有明显的体现。“一带一路”沿线许多国家债务水平较高,尤其是政府债务高企,部分国家面临较高的融资需求。根据IMF的数据,2017年印度、阿尔巴尼亚、克罗地亚等国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均达70%左右,黎巴嫩甚至达到152%。“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这一比例超过60%国际警戒线的国家高达20个。政府债务不断增加,加大了部分国家的债务偿还压力。据IMF测算,2018-2019年,埃及、巴基斯坦等国由于政府赤字和到期债务产生的融资需求高达GDP的30%以上。


资料来源:IMF,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
图3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府债务占GDP比重(%)

表1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融资需求占GDP比重(%)

资料来源:IMF,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

未来,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稳步推进,欧洲经济的复苏促使其央行逐步退出宽松货币政策,全球流动性的紧缩和基准利率的抬升可能抬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对外融资成本,加重其债务负担。
2018年以来,在经济加速增长、通胀和加息预期升温背景下,美国以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代表的长期利率强势走高,5月以来已多次突破3%关口,收益率曲线逐渐陡峭化,预示着全球实际利率中枢的上移和全球融资条件的日益收紧,这将进一步加剧“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偿债压力。事实上,今年以来菲律宾、印尼、土耳其等国已经纷纷加息。“一带一路”国家将告别过去低利率环境下的杠杆化进程,而进入一个漫长而痛苦的去杠杆化周期,由此带来的信贷紧缩将对本国经济增长、国际收支、资产价格等形成一系列压力。
 

3、局部地区营商环境有所恶化

营商环境指数是世界银行提出的一套指标体系,用于衡量和评估各国私营部门发展环境,它代表了企业从开办、营运到结束各环节所处的各种周围环境和条件的总和。营商环境指数排名越高或越靠前,表明在该国从事企业经营活动条件越宽松。相反,指数排名越低或越靠后,则表明在该国从事企业经营活动越困难。因此,营商环境不仅是东道国综合竞争力的集中体现,也是企业“走出去”决策中很重要的参考指标。自2003年以来,世界银行每年发布一期《营商环境报告》。根据《2018全球营商环境报告》分析“一带一路”地区的营商环境。
从区域来看,中东欧地区的营商环境最好,中东欧各国总体营商环境在全球排名相对靠前(50名以内),且各国之间差异不大(数值基本在70-80区间);东南亚、中东北非地区的营商环境排名相对靠后,但地区内各国差异很大,如新加坡排名第2、马来西亚排名第24、泰国排名第26,但缅甸和东帝汶排名在170名以后;南亚和中亚营商环境总体比较恶劣,均在100名以后。从过去9年指数变化来看,大多数国家的营商环境均有所改善,但卡塔尔、沙特、伊朗、埃及等10余个中东国家受地缘政治局势、国内政治冲突等因素影响,营商环境明显恶化。

表2 2018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营商指数排名和走势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

关键字:

上一篇:吴大辉:“冰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的新延伸
下一篇:2018年1-5月份“一带一路”倡议相关政策梳理

分享到: 收藏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主办单位:电子工业出版社

地址:北京市万寿路南口金家村288号华信大厦

友情链接   中国一带一路网   一带一路数据库   电子工业出版社 电子工业出版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30724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