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一带一路”工业和信息化数据库!
首页 > 特色成果库 > 战略研究 > 正文

“一带一路”建设最新进展、形势变化与2018年推进策略

2018-01-09 11:27:10   来源:国宏高端智库   评论:0 点击:

2017年是“一带一路”建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在国家高层引领和相关部门的密切配合推动下,“一带一路”建设各项工作加快推进,国际合作范围和领域不断扩大,国内推进机制不断完善,重点方向及重点领域建设取得积极进展和显著成效。展望2018年,国际国内经济形势总体保持稳定,但大国间博弈依然激烈,沿线国家安全形势仍不容乐观,国内经济仍面临稳定增长和结构转型的双重压力。在新的一年,如何按照党的十九大对“一带一路”建设提出的新要求,逐项落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形成的成果,更加积极主动地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再上新台阶,仍将是我国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的重大努力方向。
 

2017年“一带一路”建设进展

 

2017年,以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功举办和党的十九大召开为契机,“一带一路”倡议的国际国内影响力进一步提高,主要经济走廊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有所突破,国际产能合作、中欧班列建设、投融资平台培育取得积极进展,“一带一路”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

 

图片来自网络

 

“一带一路”建设在我国扩大对外开放和经济外交中的地位更加明确,国际影响力显著提升

 

国内层面,作为2017年我国最重要的主场外交活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成功召开,标志着“一带一路”建设框架下最高规格的官方国际对话机制建立;党的十九大明确指出,“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坚持正确义利观,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等内容被写入党章,“一带一路”建设作为我国扩大对外开放的重大战略举措和经济外交顶层设计的定位更加明确。国际层面,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与相关国家战略对接工作不断推进,朋友圈和合作范围持续扩大。2017年,我国新签署约50份“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协议,占当前已签署的协议总数的近1/2。新签协议涉及新增国际组织约20个,与国际多边组织对接明显加强;涉及新增沿线国家20余个,主要分布在中东欧、非洲及东南亚地区,截至目前已实现中东欧地区全覆盖。

 

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南半岛、中蒙俄及中巴经济走廊基础设施建设推进较快,互联互通水平明显提升

 

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方向,西欧—中国西部国际公路境内段建成通车,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境内路段建设正在推进;中哈连云港物流合作基地和“霍尔果斯—东大门”经济特区无水港取得阶段性进展,连云港—霍尔果斯新亚欧陆海联运通道建设开启;匈塞铁路贝—旧段突破重重阻力正式开工。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方向,中泰铁路年内实现开工,中越北仑河公路二桥建设完成,中老缅泰澜沧江—湄公河航道二期整治工程前期工作持续开展。中蒙俄经济走廊方向,同江—下列宁斯阔耶界河铁路桥俄方侧、黑河—布拉戈维申斯克界河公路桥启动建设并顺利推进;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工程境内段全面加速建设,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正式投产;与俄罗斯北极航道及“冰上丝绸之路”建设合作不断推进。中巴经济走廊方向,瓜达尔港及“两大”公路项目建设稳步推进,“两小”项目实施步伐加快,东湾快速路正式开工。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方向,中吉乌国际道路运输成功试运行,德黑兰—伊斯法罕高铁建设持续推进。在海上丝绸之路方向,汉班托塔港特许经营权正式生效并转交招商局运营,科伦坡港口城填海造地工程正在有序展开,马来西亚皇京港等海上支点港口建设推进顺利。

 

我国对沿线国家贸易同比增长,投资较去年同期降幅收窄,东南亚仍是我国贸易和投资的重点地区

 

在贸易方面,2017年我国与沿线国家的贸易额明显增长,东南亚地区仍是我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且地位有所上升。根据海关总署统计,2017年1-10月,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商品贸易总额为8760.9亿美元,较去年同比增长14.8%;出口额5126.3亿美元,同比增长8.3%,进口额3634.6亿美元,同比增长25.3%。从地区结构来看,相较于2014年,中国从东南亚进口份额明显增加,从蒙俄进口占比小幅增加,从西亚及中东地区进口占比减少;对西亚及中东出口份额明显减少,但对南亚及中东欧地区出口占比增加(图1)。在投资方面,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降幅较去年同期收窄,中国—中南半岛、中蒙俄及中巴经济走廊方向成投资重点。2017年1-10月,我国企业共对“一带一路”沿线的58个国家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11.8亿美元,同比下降7.4%,降幅较去年同期减少了1个百分点,占同期我国对外投资总额的13%,较去年提高了4.7个百分点。投资主要流向新加坡、马来西亚、老挝、印尼、巴基斯坦、俄罗斯、越南等国家和地区,东南亚地区仍是我国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流向重点。

图1 2014年和2017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六大板块贸易对比

:2017年为1-10月数据)

 

境外经贸合作园区发展迅速,跨境和边境经济合作区建设有新进展

 

2017年,我国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级境外经贸合作区新增19个,涉及国家新增4个,主要分布在中亚、东南亚、非洲及中东欧地区;入园企业增加2330家,较2016年底增长2倍多;上缴东道国税费11.4亿美元,较2016年翻了一番;园区入驻企业主要集中在农业、商贸物流、轻纺、家电、钢铁、建材、化工、汽车、机械、矿产品等行业领域。中国—白俄罗斯工业园、中国—马来西亚“两国双园”项目、埃及苏伊士经贸合作区等一批重点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推进迅速。截至2017年8月,中马钦州产业园建成及在建的产业和城市项目近100项,总投资约500亿元,入园项目投资超过280亿元。马中关丹产业园已吸引了7个中国优势产能项目入驻,包括年产350万吨的现代化全流程综合性钢铁厂、大型轮胎生产基地、铝型材加工项目、炼油催化剂项目等,投资金额超180亿元。同时,我国与沿线国家共同推进的跨境、边境经济合作区建设也取得新进展。2017年1-11月,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出入境人员达509.4万人次,同比增长10.7%。2017年5月,我国与缅甸、尼泊尔分别就边境、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达成新的共识。2017年11月,《中国商务部与越南工贸部关于加快推进中越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框架协议谈判进程的谅解备忘录》正式签署。

 

中欧班列开行数量和质量不断提高,国际合作和国内运输协调机制不断完善

 

2017年,中欧班列发展势头迅猛,开行数量突破3000列,超过前六年开行数量总和,同时新增开行国家3个,新增开行城市20个。同时,中欧班列货值快速增长,返程满载率不断提高。2017年前三季度,“苏满欧”中欧班列共发运班列97列、货值8.34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27.6%和34.1%。2017年,“郑新欧”、“义新欧”和“长安号”返程货物满载率均为100%,“汉新欧”、“渝新欧”满载率均超90%。返程班列商品种类日趋多元化,由早期的IT产品、汽车配件、板材等拓展到奶粉、婴儿食品以及高附加值的汽车整车及零部件、工程设备、医疗设备等。中欧班列国际合作和国内运输协调机制不断完善。2017年4月,中国、白俄罗斯、德国、哈萨克斯坦、蒙古、波兰、俄罗斯等7国铁路部门正式签署《关于深化中欧班列合作协议》,并于10月组织召开中欧班列运输联合工作组第一次会议。5月,在中国铁路总公司倡议下,重庆、成都、郑州、武汉、苏州、义乌、西安等7家班列平台公司共同发起成立中欧班列运输协调委员会。

 

开发性和政策性金融支持力度持续加大,多双边投融资机制和平台发展迅速

 

2017年,我国持续加大对“一带一路”建设的投融资力度。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将分别提供2500亿元和1300亿元等值人民币专项贷款,用于支持“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和产能合作。丝路基金明确后续增资1000亿元人民币,2017年新签项目2个,承诺投资金额约10亿美元。国家发改委牵头设立中俄地区合作发展投资基金,总规模1000亿元人民币,首期100亿元人民币,重点推动中国东北地区与俄罗斯远东地区开发合作。同时,多双边投融资机制发展迅速。中国-中东欧“16+1合作”框架下的多边金融合作取得积极进展,由各国政府控股的政策性银行、开发性金融机构和商业银行等14家成员行构成的中国-中东欧银行联合体正式成立,国家开发银行将在未来五年内向银联体成员行提供总额度为20亿等值欧元的开发性金融合作贷款。中国-中东欧投资合作基金二期已完成设立。人民银行稳步推进与IMF合作,建立中国—基金组织能力建设中心。亚洲金融合作协会正式成立。

 

“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的形势变化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预期普遍较好,但政治安全局势仍不容乐观

 

预测表明,2018年全球经济状况将持续改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有望持续向好。根据联合国发布的《2018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2017-2019年全球经济将持续保持3%的增长速度。由表1可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中,南亚和东亚将继续保持全球最高的经济增速,南东欧、非洲和西亚经济体在2018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均会比2017年有较大幅度的提升,与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速放缓形成鲜明对比,这将为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尤其是深入推进中国—中南半岛、新亚欧大陆桥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建设提供重要经济支撑。尽管如此,近年来全球范围内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民粹主义势力不断抬头,加大了“一带一路”沿线的安全风险,对我企业“走出去”形成挑战。展望2018年,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局动荡态势可能会增强,相关国家政策持续性将受到影响;贫富分化导致极端民族主义抬头,对我企业的投资落地带来阻碍;中东地区的宗教冲突、欧洲及南亚地区的恐怖袭击、我国与周边国家的主权和权益争端、美俄大国的地缘博弈等都可能对我国顺利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产生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

 

表1 国际机构对世界各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增长速度预期(%)

 

 

世界主要国家和周边大国对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态度分化,部分国家的忧虑和质疑没有消除

 

当前,世界主要国家对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态度出现明显分化。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印度、欧盟等大国和地区心态复杂,态度摇摆不定,一方面希望通过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拉动本国经济增长及就业,另一方面又担心中国企业在沿线国家的投资贸易活动会强化我国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影响力。为此,部分国家企图通过制定地区性战略、制造边境对峙事件等对冲和降低“一带一路”建设影响力。如2017年美国联合澳大利亚、日本、印度等推出的“印太战略”、印度与日本联合提出“亚非增长走廊”战略和印度挑起的洞朗对峙事件。美国政界和商界的态度存在显著差异,企业界对共建“一带一路”倡议表现出极大兴趣,与美国驻华使馆联合成立“一带一路”小组,希望借此拓展国际合作新空间,但美国政府的表态却相对比较消极。俄罗斯是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伙伴,正在通过“欧亚经济联盟”和“冰上丝绸之路”等倡议,积极推进与我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对接。韩国为提振国内经济和促进半岛和平,对“一带一路”建设表现出极大热情,积极提出新北方经济政策与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对接。日本政府新近的态度出现变化,表示愿意通过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加强与中国的合作,显示出日本发展对华关系的矛盾心理。

 

图片来自网络

 

国内经济持续稳定和清洁能源需求提升助力“一带一路”合作深化,西部地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能力提升

 

2018年国内宏观经济增速平稳为“一带一路”建设顺利推进提供内在保障。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合国、世界银行、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的估计,2018年我国经济增长预期为6.5%,总体来看仍将保持中高速增长,对我国与沿线国家的投资贸易合作和重大项目建设提供有力支撑,与沿线国家的贸易增长态势也有望进一步延续。同时,随着2017年“煤改气”推进过程中“气荒”问题出现,我国对天然气等清洁能源的需求日益增加,这为我国加快推动与俄罗斯及中亚各国在能源领域的合作提供了迫切的内在需求。同时,2017年以来西部地区经济总体保持快速增长(表2),部分省市如重庆、成都、西安与欧洲和东南亚的互联互通通道和自贸区、中欧班列、保税区、内陆口岸等重要开放平台正在加快建设,这将有利于促进西部地区加快向西开放和深度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表2 2017年前三季度我国三大地带GDP的同比增长率(%)

数据来源: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计算得出

 

2018年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策略

 

积极应对地缘政治格局新变化,加强与世界主要国际及周边大国的战略对接

 

一是以俄罗斯为重点,深入推进东北亚地区国际合作。深化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深入推进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加强“一带一路”倡议与韩国北方经济合作政策的战略对接,以经济合作促进维护半岛稳定。二是以第三方市场合作为抓手,引导具有一定积极性的西方大国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加强与美、日以及英、德、法等欧洲大国合作,充分发挥其在技术、管理及专业服务方面的优势,联合开拓第三方市场,进一步扩大“一带一路”建设国际合作共识,促使这些国家从“一带一路”建设的旁观者转变为参与者和受益者,有效化解“一带一路”建设的外部阻力。三是加强与印度的沟通交流及释疑增信,进一步深化两国经贸领域合作,同时引导其亲华友华力量支持“一带一路”建设。

 

图片来自网络

 

依托重点方向、重点领域与重大工程建设,探索与重点国家建立共建“一带一路”常态化合作机制

 

借鉴中巴经济走廊联委会机制,推动与尼泊尔、缅甸等建立类似的政府间双边合作机制,共同推动中尼经济走廊和中缅经济走廊建设。围绕中尼跨境铁路、中吉乌铁路、中吉塔阿伊五国铁路、马新高铁、中印铁路等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推动我国与尼泊尔、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家建立常态化的多双边部门间沟通协调机制,推动各国达成合作共识并加强技术标准对接。围绕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建设、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建设以及中土天然气领域谈判工作,考虑与俄罗斯、土库曼斯坦等国建立常态化能源合作机制。

 

瞄准金融支撑、中欧班列培育、境外产业园区建设等方面的短板,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在金融支撑方面,以我国境外经贸合作区为支点,搭建金融机构与中资企业需求对接平台,鼓励各类银行特别是商业银行加快构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布局,同时推动商业银行在资金筹集、资源配置、配套服务、信息交互、风险评估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针对重大投资行为,鼓励国内金融机构与多边金融机构进行合作,降低我对外投资可能遭遇的社会经济风险。在中欧班列建设方面,充分发挥运输协调委员会作用,加强对国内中欧班列开行运营管理,进一步优化布局,降低运行成本。同时加快出台相关文件,规范地方政府补贴行为,提高运行品质及效率。境外产业园区建设方面,加强与东道国在投资保护、劳动用工、劳务签证等领域的政策沟通及技术标准对接,帮助企业解决在东道国建设和运营园区中遇到的困难,同时将我国对外援助资源适当向园区所在地予以倾斜,改善当地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水平,降低企业总体运营成本。

 

图片来自网络

 

提升人文交流合作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地位,增强我国在沿线国家的文化影响力和认同感

 

将人文交流合作贯穿于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建设进程中,确保软环境建设同步或领先于硬联通建设。加强“软力量”的精准投放,围绕“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方向、重点国家、重点领域,立足于处理好重大项目建设存在的问题,统筹教育、文化、医疗卫生、科技等对外合作资源,设计资源投放的地区、类型及时序。率先向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缅甸、沙特阿拉伯、埃及、埃塞俄比亚等国家和区域提供财税金融改革、扶贫、城市管理、社会治理、沙漠化防治、河湖污染治理、安全防控等方面的“中国经验”和技术支持。调整对外援助结构和领域,加大援助支持公用设施建设和社会民生项目尤其是小型民生项目比重,提高当地社会团体及民众对共建“一带一路”的获得感及认同感。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  公丕萍  卢伟  曹忠祥)

关键字: 一带一路 形势 策略

上一篇:“一带一路”融资亟需引入市场机制 激励更多民间资本参与
下一篇:中国企业走向“一带一路”需重视数字商机

分享到: 收藏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主办单位:电子工业出版社

地址:北京市万寿路南口金家村288号华信大厦

友情链接   中国一带一路网   一带一路数据库   电子工业出版社 电子工业出版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30724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