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一带一路”工业和信息化数据库!
首页 > 专家资源库 > 正文

崔凡:“一带一路”是国家重要战略,但不宜定位为顶层战

2016-11-09 14:38:44   来源:崔凡的博客   评论:0 点击:

“一带一路”倡议于2013年提出来以后,日益为国内外各界所重视。有两个问题被学界和政策研究界在各种研讨场合广泛讨论。一个是“一带一路”到底是倡议还是战略。一个是“一带一路”是否应该是处理对外经贸关系、以致整个外交关系、甚至统领全局的国家级顶层战略。笔者认为,“一带一路”是一个倡议,也是一个战略,而且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国家战略,但是这一战略不宜定位为顶层战略,否则反而容易丧失这一战略的特色、灵活性和生命力。
 
“一带一路”最早是2013年秋由国家最高领导人在哈萨克和印尼的外交场合中提出的,它的落实一方面靠中国的主导,另一方面也靠其他相关国家基于自身利益的配合和合作,体现了中国平等互利的长期外交理念以及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崭新理念。因此,毫无疑问它是一项重大倡议。2015年9月,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等部门共同明确,在对外公文中,“一带一路”简称译为“the Belt and Road”,英文缩写用“B&R”。“倡议”一词译为“initiative”,且使用单数。不使用“strategy”、“project”、“program”、“agenda”等措辞。在正式公文中,使用“倡议”而非“战略”字样,反映了它的最初性质和特色,但并非对其“战略”性质的否定,反而体现了这一战略的灵活性和成长性。对于这样一个涵盖了十八个省市、65个沿线国家,国家专门发布《愿景与行动》白皮书,成立政治局常委领衔的工作领导小组的重大倡议,如果说它不具有国家战略性质,刻意回避其战略性质,是说不过去的;对加深其他国家对这一倡议和战略的理解和认同也并无益处。战略具有应对性和因应性,但并不必然具有对抗性以致敌对性。战略可以是替代性的,也可以是互补性的。“一带一路”战略从总体上来讲,是对当前全球格局演变的应对(reaction)和因应(adaption),并不必然对其他国家形成挑战与威胁。因此,在媒体和学术讨论中,不必强调只能使用“倡议”而不能使用“战略”一词,否则效果可能反而适得其反。
 
与此同时,“一带一路”战略的内涵尚在演变、挖掘和丰富的过程中,对其本身的定位尚有不同看法。有研究者认为,“一带一路”战略应该定位为国家级顶层战略,统领其他国家战略。对此,笔者认为,内涵的灵活性是“一带一路”战略本身的特点之一。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格局,将该战略定位为顶层战略反而会降低其灵活性,约束其生命力。
 
首先,将“一带一路”定位为顶层战略,难以灵活处理该战略与其他战略和工作之间的关系。从对外经贸政策的角度看,传统政策研究有总政策、商品政策与国别政策等划分。“一带一路”的内涵无论如何丰富,人们对其首要的印象必然是出于国别政策的角度。在处理这一战略与其他国家战略,例如自贸区战略与“走出去”战略的关系的时候,需要互相调试,而非单向统领与服从。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名单不包括大洋洲、非洲、美洲和西欧等区域,其他相关战略在发展的某个阶段,很可能需要突破“一带一路”,在某个特定时期以其他特定区域为重点发展对象。另外,如果说对外投资应该尽量考虑“一带一路”战略意图的话,当前吸引外资工作从扩大外资规模、提高外资质量的角度出发,还很难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作为重要引资对象。因此,与其让“一带一路”战略统领其他所有战略和工作,不如让“一带一路”与其他战略并行,以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全球价值链的战略理念共同贯穿这些国家战略和重要工作。
 
其次,将“一带一路”定位为顶层战略,难以灵活处理与美国、西欧、日本等发达国家的战略关系。中国目前仍是一个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尽管我们难以期望发达国家对我们放弃技术保守战略,通过外贸外资等途径,充分利用技术外溢效应和学习效应,缩短我国与发达国家的技术差距,仍是一个重要任务。中美目前在影响下一代贸易与投资规则的问题上、在南海等地缘政治问题上表现出了一定的战略竞争性,但是,无论是“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还是“合作伙伴关系”还是“新型大国关系”,互利共赢都是其应有之义。美国主导建设的现有的全球经济治理结构虽然还有诸多不合理之处,但它的稳定存在对我们是有利的。美国目前推行的投资自由化、服务贸易开放、边境内规则的完善和标准的提高,甚至包括国有企业竞争中立等,从总体方向来说,与我们的长远利益并没有根本冲突。双方的不同立场主要是规则建构的步骤、节奏、包容性、与发展的相容性等问题的差别。我们一方面要力争中美中日关系向好的方面发展,,另一方面也应该注意到,美日等国在全球格局中与中国的关系仍然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和出现波折的可能。因此,确立“一带一路”战略内涵的时候,要充分考虑到中美中日等关系发展的各种可能,保持“一带一路”战略内涵的灵活性。从这一角度来说,“一带一路”不宜明确定位为顶层战略,从而降低其战略灵活性。
 
最后,将“一带一路”定位为顶层战略,难以灵活因应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军事格局以及该区域内局势的变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许多存在政治和军事的不稳定因素,因此,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布局“一带一路”建设需要进行充分的风险评估。任何一个国家战略的制定与实施都应基于对世界政治军事格局的准确判断。我国的改革开放进程开始于冷战正酣之际,世界格局扑朔迷离,但正是因为邓小平敏锐地指出当前世界和平与发展是两大主题,世界大战一时打不起来,所以我们才有裁军一百万,抓住时机放手搞建设的壮举。应该说,和平与发展仍然是当今世界的两大主题,我们仍然处于一个和平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渴望发展和和平的力量仍然是占主导的。但是,我们同时也要看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治和军事上不稳定因素是客观存在的,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和分离主义的力量相当猖獗。“一带一路”战略的定位应该能够适应该区域局势的各种可能变化,保持自己的灵活性。当然,“一带一路”战略本身具有积极影响该区域,促进区域和平发展的作用,但是我们不能过高估计其作用,不能低估了可能的风险。基于此,“一带一路”战略目前也不宜明确定位为国家顶层战略。
 
“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具有东方智慧的战略,对我国的对外开放事业,对中国经济的全球价值链布局,对改善我国的地缘政治环境,维护国家安全都能起到积极深远的作用。“一带一路”倡议的特点之一是有实有虚,既有一般自贸区协定中难以涵盖的一个个具体的基础建设合作项目,又有非约束性、自主性、灵活性的特点。保持这种灵活性,是发挥“一带一路”战略生命力的关键所在。不将“一带一路”明确定位为国家级顶层战略,不强调该战略对其他国家战略的统领性和约束性,反而能使“一带一路”战略发挥最大的作用。
关键字: 环保法规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郑新业:“一带一路”倡议对国际格局必将产生重大影响

分享到: 收藏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主办单位:电子工业出版社

地址:北京市万寿路南口金家村288号华信大厦

友情链接   中国一带一路网   一带一路数据库   电子工业出版社 电子工业出版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30724号-6